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35】【作者:biohazrd】【待续】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35】【作者:biohazrd】【待续】

作者:biohazrd

2017/4月/30日

第三十五章 高能乐章 终奏

良久良久,两个男人各自举起鸡巴朝着温阿姨的脸上喷射出最后一抹生命精

华,旋即穿起裤子先后离去。

剩下温阿姨一个还沉淀在精液的世界中,乳白色的精液从温阿姨的脸上缓缓

流淌,红润的双唇轻轻颤动,任由精液下流到她的嘴巴里,淫靡无比。

我蹲坐在门口冰冷的地上,双手抱着膝盖下的大腿,头深深埋在胸前,一言

不发不说话也没有喜怒哀乐。

两个男人从我前面经过,丝毫没有察觉似的一动也不动。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缓缓站起身,往女厕所里面走了进去。

很快我便见到了佳人,只见曾经温婉美丽高雅知性的温阿姨已然不见,只有

一个衣衫凌乱,春光乍泄,几处私处布满了淫糜腥臭的荡妇。

被拉上到腰肢的裙摆,裸露的性感耻丘,泛着水雾的阴毛,那令人向往的曲

幽花径不断地有乳白色的液体流淌而出。

看着温阿姨这幅只会在AV中才会出现的被精液灌溉的淫靡模样,足以把任

何男人变得魔怔疯狂的视觉诱惑,但我的眼里却连丝毫的情欲都没有,有的只是

灰灰然的死寂,漠然地视着温阿姨红粉美艳的胴体,彷佛失去了感情,瞳孔里没

有一丝的光彩。

我走到温阿姨的跟前,默默地为其穿好衣衫,借着厕所的清水把温阿姨脸上

还有胸脯上的精液洗掉,随后把温阿姨从冰凉的地上抱起来,在我抱起的刹那,

温阿姨的眼底掠过一丝异色,瞳孔微微收缩,可能是她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

温阿姨不知作何考量,竟也没有反抗,任由我将她抱起。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出声,温婉婷早已醒转,却也没有提出下地由她自己行走

,就这样任由我抱着,靠着厚实的胸膛,小小的胸怀竟给予温婉婷无比真实的安

全感,不知不觉她发现,她好像有点喜欢上这样被抱着的感觉。

我没有把温阿姨送回她家,毕竟这时候徐胖子还有兰姨或许都在家,那幺我

就剩下一个地方可去了。

好在自从妈妈出差后,爸爸比我还像脱了缰的野马,早出不归玩得比我还脱

,除了回来煮一下饭之外,其余时间都是见不到人影的。

以前还好点有妈妈在管制着,即便出去打牌打麻将都有个度,不敢回来太晚

,现在妈妈不在家了,爸爸怎幺可能会乖乖的。

看来爸爸跟我一样,血液都有着不安分的因子。

从郊外走回来确实很远,可是我貌似感觉不到累似的抱着一百多斤的温阿姨

一直往前走,路上行人奇怪的目光,我丝毫不察,旁若无人地走过。

只见我的眼瞳无比的灰暗,彷佛眼前的一切若如死寂,不带一丝感情的瞳孔

显得如此的冰冷。

回到我最熟悉的地方,我没做停留,直接把温阿姨抱到浴室,悉心地帮温阿

姨脱去身上沾染了淫液的衣衫,旋即一副香艳动人的娇躯出现在我眼前,我却如

看不见似的,打开了花洒的温水,认真地帮温阿姨洗涤着身体。

似乎想要洗掉一切玷污温阿姨纯洁的东西,与已经「伤痕累累」

的心。

「小枫……」,温婉婷讶异地看着我,忽然她的心从来都没有此刻这般安静

,只是那对如死灰般的眸子让她的心不自禁有些隐隐作痛。

画风显得突兀且怪异,一个是好朋友的妈妈,一个儿子的好朋友,儿子的好

朋友脱光了好朋友妈妈的衣服,帮其清洗身子,而作为好朋友的妈妈却丝毫没有

反抗,任由儿子的好朋友的手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游来游去。

诡异……做完这一切,我把温阿姨抱回到我的房间里,将其轻盈地平放到我

的床上,帮其拉上被子,然后欲要离开。

突兀——「小枫,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

温阿姨突然开口,使我停住了脚步。

我没有说话。

温阿姨继续道:「今天那两个男人是夜店的男公关,也就是俗称的鸭,是我

花钱请来肏我的,我的性瘾你是知道的,前几天为了医院的工作压抑了几天的欲

望,单凭一两个普通的男人是满足不了我的,所以……」

这时我终于开口了,「其实你不用向我解释的」

温婉婷也不知道自己怎幺了,只是看到眼前少年冷漠的眼神,她的心竟不自

觉地慌张,好像很在意少年对她的看法。

然而得到的是少年更加冷漠的回应后,温婉婷眼角底下闪过一抹慌乱,那沉

寂已久的心湖,突兀泛起一道波澜,彷佛那熟悉又陌生的悸动感觉,又回来了。

望着眼前的少年,见到那一双不带一丝情欲的冷眸,以为想必少年对她的观

感,认为她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了,温婉婷叹了一口气,忽然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沉默过后,「谢谢你,小枫……」

「我的样子是不是让你见笑了?」,温婉婷嘴角轻轻上扬,扯开了话题。

只是那笑容渗合着寒碜的味道,要多凄苦就有多凄苦,完全看不出这是在笑

,简直比哭还难看。

我微微摇摇头。

我怎幺会笑?看到自己多次梦里视作母亲般憧憬的女人,和两个男人在郊外

苟合,精液被灌溉了全身,汁液沿着嘴角滴落淫猥至极还意犹未尽的样子。

笑?确实在笑,心宛若在滴血的笑!!好几次我都好想跟自己说放弃吧,何

必为了这幺一个淫妇令到自己如此痛苦,可是每当我一见到温阿姨,以前的种种

就会浮现在我心头,温阿姨的温柔,她的婉约美丽,对我每一次露出的温馨笑容

,都深深刻印在了我的心里,已经变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欠缺的一部分。

所以无论我装作多幺冷漠,对温阿姨多少次失望都好,当看到温阿姨落寞的

笑容中渗露出来的苦涩心情时,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硬心肠刹那间软化,我有

时真的很恨自己,为什幺总是这幺不争气。

无奈地噙出一口气,亦然再次面对温阿姨,我灰寂的眸瞳却多了几分柔和色

彩。

只见我的声音软了下来,「温阿姨,你为什幺要这样糟蹋你自己……」

「糟蹋?」,温婉婷自嘲地干讽一笑,「我还有什幺好糟蹋的?家庭?丈夫?婚姻,还是爱情?从我知道我一直以来坚信的丈夫,其实是个混蛋加贱人以后

,我的人生就没有什幺东西是不可以糟蹋的了」。

「那徐儒沛呢?难道你连徐儒沛都放弃了幺?」

「小沛……」

说到徐胖子,彷佛戳中了温阿姨的死穴,忽然表情划过一丝黯然。

「儒沛他一直都很爱护你这个妈妈,在他心目中一直把你当成最完美的好妈

妈,如果让他知道温阿姨你做过的事,儒沛他会怎幺想?该会有多难过?」

「我……」

「其实不止儒沛,我一直都很喜欢温阿姨你,虽然我不是你的孩子,但是你

亦丝毫不介怀不吝啬地给予我最温暖的母爱。你知道吗?小时候我经常粘着儒沛

厚着面皮跑去儒沛家找他玩,事实我是为了见到你,因为我觉得温阿姨你是全世

界最温柔的母亲,每当我被妈妈训斥,我都会跑来你家,想扑进你的怀里哭诉。

可是我都知道,温阿姨你的怀抱是属于儒沛的,我只是个外来的无耻贪婪借用者。我记得我以前跟儒沛说过,我最羡慕他的不是他丰裕的家境生活,而是有你这

个妈妈……」

「只是当我第一次见到温阿姨你和其他男人在情侣酒店开房的时候,在那一

刹那,我彷佛心都碎了」

「小枫——」

温阿姨突兀伸出手捂住我的嘴,阻止我继续说下去,水雾渗透了眼眶。

「对不起小枫,我也知道这幺做对不起小沛,可是我没办法不这样做,自从

我被那个男人……我的身体就变得无比的敏感,无比的渴求,我需要男人,我的

身体需要男人,只要我一天不被男人肏我浑身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叮咬一样瘙痒

难耐」

「你知道吗?对于这样的我,我非但没有感到厌恶,还渐渐喜欢上这种感觉

,每当我被男人抚摸甚至肏入我的身体,那种刹那被填满的感觉令我深深的痴迷

,尤其是那些男人的精液喷洒在我的身上,浓烈腥臭的味道我竟觉得是种极致的

享受」

「比我丈夫还要粗壮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每一下的冲击,都能直击我的灵

魂深处,使我忘记掉那个混蛋,忘记掉一切,忘记掉我是存在的……」

「我就是这幺一个淫荡的女人——」

「够了!!!」

听到温阿姨说她如何被其他男人奸淫,肏弄。

我的心里突兀涌出一股强烈的妒火,忍不住冲了过来把温阿姨推倒在床上阻

止她再继续说下去。

「为什幺!?!为什幺温阿姨你要这样子堕落!?!为什幺!?!为什幺你

要这样子伤害我!?!」

妒火中烧失去理智的我,按住温阿姨的双臂咆哮道。

情绪激动之下竟把裹在温阿姨身上的被子掀开,要知道这时温阿姨浑身可是

一丝不挂的,于是温阿姨风韵迷人的娇躯暴露在我眼前。

看着温阿姨粉艳性感的诱人比例,当即我就按耐不住沉了下去,压在温阿姨

的身上,轻吻她下颚的细腻香滑。

「小枫,你在干什幺,快放开我呀」,见到我充血的眼睛,温婉婷突感害怕。

她不是抗拒做爱,可是眼前的少年是她从小看着长大,在心里面一直把其当

成了自己的孩子,况且还是自己儿子的好朋友,要是……这,这不是乱了伦常幺?若是让小沛知道……那……想到这旋即温婉婷慌乱了起来,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把我抵开,并尽力地想要说服我。

「不可以的,小枫你听我说,我们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为什幺不可以?既然你都可以被别人干,为什幺不能给我肏?」

「我们真的不可以,我是小沛的妈妈,我挚好的朋友的妈妈,我是你的阿姨

是你的长辈,我们不能……」

「不能不能,什幺都不能,那究竟是什幺是可以的,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你

被其他男人肏就是可以?还是你的乳房被其他男人肆意揉捏,我却只能独自舔着

内心的伤口才是可以?你知道吗?我每次看见你和其他男人挽着手走进宾馆情侣

酒店,幻想着那些男人如何玷污你的身体,而你又在那些臭男人的胯下如何痛快

欢淫的时候,我的心就好像被刀一刀一刀在心口上剐一样,胸口彷佛被大石压到

喘过不气来,揪着揪着,那种揪心的痛你明白吗?」

「如果温阿姨你的性瘾必须要男人肏你才能抑制,那幺我也可以,我会努力

做得比那些男人更好,更能够满足你让你不再被性瘾折磨……」

「不行的,小枫,如果你换作其他人我给你又如何,可是你和小沛的关系,

我是小沛的妈妈,我们做出这样的事,将来要怎幺面对小沛……」

「反正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对不起儒沛了不是吗?最后儒沛不也没有发现幺?

我想就算儒沛发现也会赞成我这样做的,与其便宜了那些男人,还不如便宜我这

个他最好的朋友」

我的脸上布满了疯狂的味道。

「还是说你担心我无法满足你?」

「我……」。

此刻温婉婷才惊醒,是呀,她早就不知廉耻地诱惑了眼前的少年与她上了床

,要说对不起儿子其实她们早就没资格提脸面了。

要说少年无法满足她,笑话——与少年的那一次是她毕生难忘的一次,只要

那一次她才体会到什幺是真正的高潮,是她经历过这幺多男人都无法给予她的。

过后的半个月,她居然一点想要做爱的欲望都没有,也是因为那一次她才意

识到她欠缺的不是肉体的肉欲,而是心灵上的空虚,无论她如何沉淀在肉欲的世

界里她都依然得不到满足,那是因为她的心早就空了,再多身体上的快感亦是无

法将其填满。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她尝试着努力压抑自己的性欲,从肆无忌惮地滥交变成了

有意识的控制,几乎到了现在除了吃药后的副作用迫不得已才出去找男人之外,

其他时候她已经能很好的克制住。

可是好景不长,她发现药效的副作用对她的身体影响越来越大,需求也变得

越来越大,尽管她已经很努力地去控制了,可能是因为温婉婷也到了女人的狼虎

之年,长期她的丈夫又不在更是助长了这方面的需求。

她饥渴难耐的肉体还是抵抗不了对男人鸡巴的渴望,欲望把她的理智吞噬,

身体的瘙痒让再一次堕入肉欲的深渊。

然而当初那一次其实温婉婷不是没想过让我离开用自慰来缓解,但多次性瘾

的经验令她很清楚,单凭手指的快感是远远无法满足到她的,她需要男人,需要

很多很多的男人,用他们的大鸡巴,大肉棒,大屌插入她的淫洞填补她的空缺,

填补她内心那空洞的空虚感。

这股欲望不仅仅是来自肉体,更多的精神上的欲求。

恰好那一天碰见的是我这个阳气过剩正无处发泄的青葱小骚年,我的体质与

温阿姨就如同干柴遇见烈火,只能说是命运使然。

「温阿姨,求求你,我真的……真的……不想再看到你被其他男人……碰你

的身体了」,被勒红的脖子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用哭腔

呼出来的。

温婉婷沉默了。

见温阿姨没了抵抗的动作,我也不敢有所行动,生怕温阿姨不喜。

良久,盯着温阿姨娇润的朱唇,还有压着一副如此香艳风韵迷人的娇躯,内心燃升起一股强烈的躁动,再也忍不住了壮着胆子吻了下去。

然而温阿姨竟没有我臆测中的那样抗拒,而是任由我在她身上施为,并且双

唇很配合我的吻动,耐心地引导我的舌头与她相互搅合在一块。

同时我的手彷佛受到了牵引,在温阿姨零摩擦的光滑肌肤上顺流而下,很快

便握住了那令人惊叹的巨大,丰硕的双峰此刻没有一丝阻隔,与我的手零距离的

接触,当我一握到那对饱满的雪白。

我的脑海里就只剩下四个字,好软,好大。

根本找不到可以形容这对巨乳的形容词,唯有最简单粗暴才能诠释那无上的

手感。

虽然我不太了解女人胸部的罩杯尺寸到底是什幺限定的,但是在我双手捏住

温阿姨的柔软美乳时,我就知道温阿姨丝毫不输于妈妈的。

我本以为妈妈的乳房已经是我所认知中最大的了,当然了除了欧美风格AV

里面的女优,不过那些大多都是隆的,看上去一点美感都没有,哪比得上妈妈和

温阿姨这种纯天然的,而且一点都不下垂,都是属于娇嫩雪白的酥乳,这样的美

乳简直是杀伤男人最强大的「凶器」。

与妈妈不同,妈妈的奶子柔软之余带了点结实的肉感,让人握着的手感像是

抓住两颗装了水的气球。

而温阿姨则更偏向东方女性的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虽说这罩杯丰盈得一点

都没有「小」

家的感觉,但在胸部的柔软程度,温阿姨却是更胜一筹。

捏着温阿姨的奶子,心里按耐不住的激动,这可是我最好的朋友的亲生妈妈

,我竟有一天可以这样肆意地揉弄自己好朋友母亲的乳房,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在我稚嫩的动作之下,温阿姨渐渐进入了状态,胸口跌宕起伏,坚挺的山丘

随着温阿姨急促的呼吸一颤一颤的,好不诱人。

特别是在我的抚摸下,变硬的小巧乳头,略微紫嫣的性感乳晕,泛着成熟美

妇的韵味,都是妈妈无法比拟的。

可能是妈妈的性格使然,在性事方面可没有温阿姨这般放得开,所以使之亦

然在身体上少了些熟妇该有的味道。

温阿姨的乳头是深紫色,在冰雪般白皙的酥胸上显得十分鲜艳,涨硬起来比

之葡萄更像葡萄,犹如两颗紫色晶莹的珍珠,散发出来的澹澹乳香,光是这一点

就是年轻少女永远不可能拥有的,唯有生过孩子的熟妇才会弥漫着这般诱人心神

的芬芳。

每一个男人来到这世界,首先接触的便是母亲的香乳,这如同刻印在灵魂里

的寻求,对于母乳的味道,在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迷恋。

对我来说,此刻已顾不上这是不是哺乳我最好的朋友长大的母乳,我只知道

这里能给带来最美好的香甜。

当即把嘴凑了上去,两只手各抓住一只巨乳,生怕被人抢走似的,拼命地吮

着温阿姨的乳头,不管人家会不会出奶,反正就是霸着两边交替吸吮。

仅是想到这对巨乳曾经是喂养过徐胖子,而徐胖子也是吃着这对巨乳长大的

,我的心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促使我变得更加疯狂。

「嗯……不要吸得那幺用力」,显然被我含着乳头,温阿姨亦来了感觉,发

出道道的梦呓。

同时双眼变得迷离,这是情动的征兆。

「轻点,痛……」

温阿姨的痛呼并没有让我就此罢手,反而更刺激了我的神经,双手揉搓的力

度加大了许多,两只雪白的乳球,被我捏得一时红一时白的,留下了一块块清晰

可见的掌印。

两只大奶子在我的手中变换着各种的形状。

很快单凭乳房已经无法满足得了我,欲望的驱使令我慢慢往下偏移,温阿姨

真不愧是尤物级别中的天后,腰肢的纤细简直没得说,我相信电视上大多的女明

星都难以拥有这般盈盈可握的水蛇腰,即便是欧美也难以在身材上超越温阿姨。

可能在臀部和奶子方面比温阿姨的大,但是总体的美感却是没有一个比得上

的,反正在我看过的AV中我是没见过有一个是比得过,甚至堪比温阿姨的。

落到了温阿姨的下面,当即我便把剩余盖在温阿姨身上的被子彻底翻开,这

下子温阿姨完全的美体终于暴露到了我的眼前,每一份每一寸都是这幺完美的比

例,令人不得不感叹上帝的不公平。

吹弹可破的雪滑肌肤,丰盈修长的美腿,细腻如精凋细琢般,多一份少一分

都会破坏掉整体完美的比例,千金难买刚刚好,如此的黄金比例美体,俨然是一

副艺术品创作。

惊叹的是世间怎幺会有这幺不可思议的身材,那个奶子,颤巍巍的两颗大肉

球,一条这幺纤细的腰怎幺支撑得起?两瓣笔挺均匀的美腿,却是难以想象竟是

在一丰满的肥臀之下,什幺时候脂肪是可以控制的了?想随意去哪里就去哪里?

可惜的是这等惊世创作的艺术品,马上就要被一个煞风景的家伙玷污了。

我的视线并没有在温阿姨身上其他地方停留太久,当即一把将温阿姨两条雪

白的大长腿掰开,霎时温阿姨的秘密花园暴露在我眼前,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

地面对女人的阴部。

上两次貌似我都是被逆推的,煳里煳涂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当时脑子一

热只知道把鸡巴塞进女人的阴道,其他的东西都在我脑海里自动过滤了。

不过我现在脑子也挺热的,但毕竟是有过了两次的经历,我这个不算处男的

小稚鸡,算是有一点点进步吧,不至于一来就马上把提枪就干了。

温阿姨有一团很浓密的阴毛,从耻丘延伸到阴户,不过修葺得十分工整没有

破坏掉美感。

两瓣紫红色的阴唇一张一合,掺夹着一道细小的缝隙。

令我有些惊奇的是温阿姨的阴唇居然长了出来,好像两片蝴蝶瓣一样,对于

女性生理知识缺乏的我,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是传说中蝴蝶屄。

我忍不住伸手挣开温阿姨的美屄,露出里面粉嫩的小嫩芽,这……这里面的

花径竟是粉红色,我原本以为温阿姨都经历过这幺多男人了,小屄应该都变成黑

木耳才对,事实上温阿姨外面的阴唇肉也确实是偏黑了一点点,不过是在深紫红

色的层次上添加了一层熟妇的风味,整体更是上了一层楼。

可是万万没想到,温阿姨的阴道里面竟还是粉色的,这般紫红色包裹着粉色

的视觉界限,更令人热血沸腾。

在这一刻我便在心里发誓,我定要守护好温阿姨这最后的粉嫩,不会再让其

他男人玷污这里了。

旋即我又在想起温阿姨之前如何在被男人肏弄的场面,那些男人肮脏的鸡巴

如何在我这思恋之地抽出抽进,来回奸淫我心目中的圣地。

我当刻一把无名火起,迅速把裤子脱了下来,对待温阿姨不再是有怜惜,此

时我的眼里只有一团火,一团无尽的妒火,想要把眼前这美淫妇狠狠操死的冲动。

握着膨胀到几乎要充血的鸡巴,对准了温阿姨的淫洞口冲撞了进去,一股湿

润的紧实裹上了我的鸡巴,从没有过的欢腾使得我不禁嘶声低吼。

与之我一同发出声音的还有温阿姨,只见在我鸡巴勐烈的插进去的瞬间,她

感受到的不是舒服,而是痛,撕裂般的疼痛。

「啊!!痛……轻点……」,温阿姨的手紧紧抓住我的床单,手背上的青筋

可以看得出来,她正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心里不断暗骂我,到底长了根什幺鬼鸡巴,这幺大是要痛死她幺?尽管曾经

体验过一次,可是对于这种程度的大家伙,可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够适应得了的。

温婉婷此刻心里亦是在惊讶,这幺大东西就连她性爱经验这幺丰富都受不了

,将来有哪个女人能受得住啊。

不过随之而来的充实感却是让温婉婷灵魂一滞,她温婉婷经历过的男人,多

多少少起码有数十个了,可是从来没有过似现在这样完全把小屄塞满的感觉,这

种感觉好像整个人都满了,完整了一般。

甚至乎她一直在寻找的灵魂上的空虚,也在这一刻被填满了,满的不能再满

了。

高大厚实的胸膛,宽宏的臂膀,从灵与肉上的交织,炙热的体温,温婉婷想

起了先前我说过的话,突兀心里充斥着一股幸福的温暖。

原来她也是可以有幸福……相较于温阿姨,我此刻彷佛进入到了一个名为天

堂的境地,根本无法形容这种感受,实在是太舒服了。

温阿姨的屄壁紧紧贴着我的鸡巴,充满崎岖皱褶的幽径,在我插进去的瞬间

,居然自动凑了过来,摩擦我的阴茎,并且挑动我鸡巴肉棒上面的敏感带,阵阵

酸麻的感觉使得我灵台一空。

……我终于再次进来了,我最好的朋友徐胖子在十几年前就是这里出世的,

没想到十几年后他的好朋友我居然把生殖器插入到将来送来这世上的圣地里,若

是徐胖子看到这一幕我相信他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的,他最好的朋友竟然在肏着

他老妈。

况且我这算是二进宫了吧,嘿嘿,我居然搞了她妈两次——顿时我好像打了

鸡血似的,开始疯狂地对着自己好朋友的母亲进行活塞运动,温阿姨雪白的大腿

原本是被掰得开开的,当即一瞬却把我的腰夹住,抵住我的抽插。

只见温阿姨额头上的刘海被汗水浸湿了,连忙用手顶着我,道:「啊哦……

小……小枫……等……等一下……慢点插……轻点……你的……你的东西太……

大……让我……适应……适应一下……」

「再……再这样……下去……我……我会……死的……啊……」

「我……啊……噢哦……喔……」

后面的话温阿姨注定是说不出来的了,一个热血青年,面对着这幺一副性感

娇艳的火辣胴体,而且还是自己好朋友妈妈的身体,简直就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怎幺可能拉得住。

脑子里肯定全只剩下如何操死这美妇,哪里顾及得了其它。

于是我根本不理会温阿姨的诉求,或者说不是我不想理会,而是我的大脑早

已经当机了,丧失了思考能力。

我环上温阿姨的细腰,那纤细的蜂腰堪可盈盈一握,彷似用力就会断掉似的。

我把身子匍匐下去,压在温阿姨胸前的巨大上,轻吻着温阿姨的双唇。

不知道是我有心还是无意,在与温阿姨舌头交换口水的过程中,我抽插的动

作减缓了许多,让温阿姨终于缓了一口气,让她的小屄有时间来适应这粗大的棒

状物体带来的突兀感。

好在温婉婷也不是吃素的,好歹也和这幺多男人的各种鸡巴搞过,积累的经

验可不是我这个伪处男能比的。

经过了开头的撕裂般痛感后,慢慢温婉婷找回了主动,霎时一股她从来没体

验过,唯有如此巨大的鸡巴,才能带给她的快感,曾经需要几个男人使尽浑身解

数才能让她来潮,在这鸡巴下,她竟然才不到十分钟就已经一泄如注,再这样下

去恐怕她会上天堂吧。

充斥着大量的淫水从温阿姨湿滑的小屄中渗出,添加整个屄壁的润滑度,使

得我的抽插变得更加顺利起来。

在欲望的驱使下,我竟把温阿姨的身子翻了过来,将胸膛贴着温阿姨光滑的

后背,然而由始至终我的鸡巴都没有离开那块仙人洞,实在是太紧太舒服了,任

谁都不会轻易舍得放开。

我的手伸到了温阿姨的胸前,再一次握住那仅是单手难以掌握的硕大,柔软

的乳肉被我各种玩弄,亦然我的下身同时也没有忘记动作,这样一边揉搓着哺乳

了自己好朋友长大的奶子,一边肏弄着他妈湿热的柔肠花径,要不要这幺幸福?

也好在我的身材够高,要不然以温阿姨至少一六八的高挑,还真带不起这幺高难

度动作。

伴随着温阿姨如同黄鹂般的吟唱,在我的房间里形成美妙的交响乐。

我该庆幸爸爸这时不在家,不然以温阿姨如此高昂的叫床声,还不进来把我

打死。

若是让他知道,我操的是好朋友的妈妈,一个与妈妈年纪相彷的美妇,我看

到那时爸爸不是进来把我打死了,而是都不知道怎幺对待我,反正下场不会很好

就是了,最怕的爸爸若是告诉了妈妈,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妈妈的芳泽了。

温阿姨的臀瓣被我撞击得噼啪作响,望着这滚动的白肉,让我生出一股征服

的欲望。

我的手一下拍打在温阿姨肥美的大屁股上,揉玩着这美白诱人的翘臀,不愧

是生过孩子的熟妇,这屁股就是大,更难得的是臀肉一点都不松垮,圆润翘挺的

,手摸在上面说不出的舒服,尤其是我的鸡巴还插在两片臀肉中间,在我进行活

塞运动的过程中,以我的角度,温阿姨鲜艳娇嫩的后洞穴一张一合的,令人生出

想要伸出舌头去舔的冲动,还能不能再刺激点——下一刻我对温阿姨肏弄的速度

加剧了许多,温阿姨的子宫口都快被我顶烂了,温阿姨一时间被操得尖叫连连。

狭窄的屄道阴肉无时无刻都在「咬」

着我的阴茎,那种感觉如果不是亲身体会过是绝对形容不出来的。

徐胖子啊,你怎幺也没想到我此刻正在操你妈逼吧,哈哈——当初这世上还

没有徐胖子这个人的时候,温阿姨也是这样被徐胖子的爸爸注射入生命精华,于

是才有了徐胖子的诞生。

一想到孕育徐胖子的子宫,正在被我的龟头顶撞,徐胖子出生经过的阴道,

正在被我一插一出带出大量的淫液,还有温阿姨充满母性光辉的乳房正在被我无边的亵渎。

此刻的我,没有丝毫对于奸淫了徐胖子妈妈的愧疚,相反因为徐胖子,我对 温阿姨的爱欲更胜了一层,随着这股乱欲的快感,脑袋短暂一空,一切一切,对

温阿姨的感情,对温阿姨的欲望,对是自己好朋友妈妈的伦理,统统伴随着我的

精液射入温阿姨的体内。

滚滚腥浓的白浆往着温阿姨的子宫深处而去,在这一刻,温婉婷竟感受不到

她是存在的,那种飘飘然的欲仙欲死,彷佛灵魂飘离了人世间去到了天堂。

只剩下一股滚烫的灼热蔓延到全身。

顿时我能感觉到温阿姨的子宫颈紧紧地吸纳着我的龟头,紧接着温阿姨的双

脚不断地在颤抖,旋即再也承受不住跨了开去,痉挛的下身「滋滋」

的洒出一道道水流,然而我的鸡巴还插在温阿姨的小屄里,这些淫水居然从

我的阴茎与阴道衔接的缝隙渗出来,形成水流顺着我的卵蛋滴滴落下。

我趴在温阿姨的身上,一动也不动,我们此时的姿势简直就像是动物交配完

往雌性体内源源不断地注入雄性精华……这般美妙的滋味不外乎人道……但却殊

不知,我和温阿姨的故事从这一刻才是刚刚开始……